随着秋冬季临近,面对能源价格飙升和供应缺口扩大,“欧洲如何过冬”受到密切关注

随着秋冬季临近,面对能源价格飙升和供应缺口扩大,“欧洲如何过冬”受到密切关注
随着秋冬季临近,面对能源价格飙升和供应缺口扩大,“欧洲如何过冬”受到密切关注。欧洲多国近期调整相关能源政策试图应对,而对碳中和目标的质疑声也在加大。8月19日,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称,“北溪—1”天然气管道8月31日起将停气3天进行技术检修维护。这个消息加剧了对欧洲天然气供应不足的担忧,在欧洲天然气和电力市场引发恐慌性购买,欧元区电力市场价格随之出现大幅波动。8月24日,被视为欧洲天然气价格风向标的荷兰所有权转让中心(TTF)天然气期货价格突破300欧元/兆瓦时,已是去年同期价格的10倍以上。此外,欧洲电力系统均价,德国、法国电价均出现大幅上涨。能源危机带来的经济压力正在蔓延至欧洲各国。8月26日,德国市场研究机构捷孚凯报告显示,9月德国消费者信心先行指数连续第3个月创下新低,为负36.5点,环比下降5.6点。有分析认为,由于担忧今后几个月能源支出可能大幅上升,许多家庭采取预防措施,削减了其他方面的支出。8月26日,英国能源市场监管机构天然气和电力市场办公室称,如果政府不采取行动,那么今年10月起,英国户均能源账单将升至一年4188英镑。英格兰银行日前警告,英国经济可能陷入长期衰退。德国央行8月22日发布报告称,德国经济因能源危机在今年冬季出现萎缩的可能性上升,预计秋季德国通胀率将达到10%左右。在能源供应不足的重压面前,德国、奥地利、荷兰、法国等欧洲国家近几个月来纷纷宣布重启燃煤发电或推迟退煤进程。如荷兰6月底表示,计划取消燃煤能源生产上限,允许燃煤发电厂满负荷运转到2024年;德国7月初放弃了到2035年电网中“接近100%可再生能源”的目标,并表示能源行业的碳中和目标要在燃煤发电淘汰后实现;英国国家电网则决定延长两座发电厂的4台燃煤发电机组的使用寿命。欧洲多国调整能源政策的副作用也很明显,对碳中和目标的质疑声音逐渐变大。8月22日,丹麦首都哥本哈根市宣布眼下放弃2025年前实现碳中和目标。哥本哈根放弃的理由是一家环保企业不符合政府碳捕捉方面的资助标准,这本是个技术性原因。然而,由于哥本哈根多年来以“环保先锋”的形象示人,在欧洲能源危机的大背景下,此举放大了对欧洲碳中和目标的质疑。有观点认为,欧洲各国追求“绿色能源”太激进,在需求变化不大的情况下,人为削减能源供应的做法推高了能源和大宗原材料的价格,而碳积分价格的上涨同样助推了能源价格,因此欧洲碳中和目标过于超前并不合理。其实,早在2021年冬季,欧洲能源价格就曾因“脱碳”政策影响抬升,导致当地民众生活成本上涨。有分析指出,乌克兰危机发生后,欧洲虽然试图通过能源供应多样化、加大能源投资甚至节能等手段来减少对俄罗斯能源的依赖,加快向绿色能源转型,但这不可能一蹴而就,欧洲对化石能源的依赖并非朝夕可变。面对持续的能源危机,欧洲至今仍然拿不出切实可行、能够解决燃眉之急的办法,对欧洲碳中和目标的考验恐怕才刚刚开始。(连 俊)责编:王栋

Related Post

火狐官方网站中国有限公司-俄媒:纽约州总检察长对特朗普提起2.5亿美元诉讼火狐官方网站中国有限公司-俄媒:纽约州总检察长对特朗普提起2.5亿美元诉讼

火狐官方网站中国有限公司-俄媒:纽约州总检察长对特朗普提起2.5亿美元诉讼参考消息网9月22日报导 俄罗斯卫星社22日征引一份法院文件报导称,美国纽约州总检察长利蒂希娅·詹姆斯以涉嫌诈骗和供给虚伪信息...